当前位置:主页 > 今日热点 > 有思想的人,在哪里都不会太合群

有思想的人,在哪里都不会太合群

时间:2017-06-30 10:14   来源:www.yh4188.cc    点击:
银河官网:www.yh4188.cc  开户热线:13094396188   财务热线:13094396188 www.yh4188.cc
 

宗教与科学

 

宗教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出现的一种文化现象,属于社会意识形态。

 

相信并崇拜超自然的神灵,使人对其产生敬畏及崇拜,从而引申出信仰认知及仪式活动,通常包括信仰与仪式的遵从。

 

宗教常常有一部道德准则,以调整人类自身行为。

 

随着近代自然科学的进步与发展,宗教与科学出现了一定的对立,宗教的地位逐渐往后退去,而宗教也不再像原来那么易于得到人类的崇敬了。

 

照现代所有的宗教而论,每个人将不得不把自己从所信仰的宗教中拯救出来,不论我们对于神学信条的意见如何,我们未尝不能跪在地上,投身于上帝的门下,眼望着彩色玻璃的教礼默默作礼。这种诗意的感觉让宗教成为良心的最后事实。

 

而宗教所在于我们生命中的,也将是一种把生活的美,生活的伟大和生活的神秘更简单化的感觉。当中虽也有一种责任,但已撇去了神学所堆积于表面的自以为准确的东西。

 

不过宗教终究是一桩属于个人的事情,每个人都必须由他自己去探讨出自己的宗教见解。

 

只要他是诚意的,则不论他探讨得到的是什么东西,上帝都不会见怪他。

 

 

 

 

 

林语堂为什么会是一个异教徒

 

林语堂生长在一个牧师的家庭,从小受家庭环境与学校教育的影响,他自觉地成为了一名基督徒,并在一段时期预备去做传道士工作,在变成异教徒之前,他的感情一直是向着基督教方向发展的。

 

但思想这件事总是很危险的,一个有思想的人,不会轻易被这个世界所糊弄、所左右。一个有思想的人,他们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往往不是跟着别人走了多久,而是独自走了多远。

 

林语堂是个有思想的人,他在神学院受教育时,对神学中一些不合理的、自相矛盾的教义产生了怀疑。

 

因为得不到合理的解释,他心中对基督教生活的美丽感觉和一种对任何事物都想探求其理由的念头渐渐发生了冲突。

 

这种冲突使他对神学失去了兴趣,也让教义从他的心头渐渐溜了出去。

 

毕业后,他在清华任教期间,仍然是个热心的基督徒,他曾自动组织了一个主日班,但内心却十分痛苦,一方面他不是很相信上帝,一方面他又不能设想一个无神的世界将会怎样。

 

直到有一天,他与同事辩论说:“如若没有上帝,人民便不肯行善,而世界必将颠倒了。”

 

“为什么呢?”同事说:“我们都是懂道理的人类,所以我们应该能够过一种合于道理的人类生活。”

 

这个令人崇尚人类生活尊严的说法,让林语堂顿时恍然大悟,也切断了他和基督教的最后一线关系。从此,他便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异教徒。

 

 

 

 

 

逻辑思想与合理思想

 

思想是一种艺术,而不是一种科学。中国和西方的学问之间,最大的对比就是:西方太多专门知识,而太少近于人情的知识;而中国则对生活问题很关切,对专门的科学却很欠缺。

 

我们眼见西方科学思想侵入了近于人情的知识区域,其中的特点就是:十分专门化,和无处不引用科学的与半科学的名词。这种科学思想是严格的,合于逻辑的、客观的、十分专门化的,并在方式和幻想的景物中是“原子式”的。

 

这里的“科学”的思想,不是真正的科学思想,而是指在一般意义上而言的,因为真正的科学思想是不能从常识和幻想分析开来的。

 

这东西这两种形式的学问,其对比终归还是逻辑和常识的冲突。逻辑如若剥去了常识,它便成为不近人情;而常识如若剥去了逻辑,它便不能够深入大自然的神秘境界。

 

当一个人检视中国的文学和哲学时,他会察觉那里边没有科学,没有极端的理论,没有假说。也没有真正性质十分不同的哲学。中国人借儒道以正行为,借佛教以净心胸,借历史、艺术和大自然以慰藉精神。

 

中国的文学,粗看似乎只见大量短诗和短文,在不爱好的人们看起来,似乎多得可厌。但其中却蕴含着种种类别和美点,有时单用一句诗文即能表达出整个生活哲学来。

 

西方学问最杰出的特质就是专门化和分割知识,将它们归入各式各类的门类。虽然逻辑本能乃是人类灵心的一种最有力的利器,但过度耽于逻辑思想也自有其不利之处。

 

逻辑思想和合理思想之间,有着一种很明显的区别,逻辑思想很常见,但合理的思想在现代尚还稀少。

 

这种所谓的科学思想实是剥削了我们的“理智”、“意旨”和“情感”部门,并帮助杀害了一个整体的“灵魂”……

 

因此,现在所需要的似乎是一种需要经过改造的思想方式,一种更富有诗意的思想,方能更稳定地观察生命和观察它的整体。如此,我们的文明才不会受到阻碍。

 

 

 

 

 

中国人的近情思想

 

中国人不相信逻辑,因为在中国人心目中,世事之中无所谓逻辑的必要。

 

中国的一切社会生活乃是以“讲理”为基础的。在中国人的争论之间,一个人如果承认自己不近情理,则他已经输了。

 

“近情”实际上比合于逻辑更为人所重视。Reasonableness这个字,中文译做“情理”,其中包含着“人情”和“天理”两个元素。“情”代表着可以活动的人性元素,而“理”则代表着宇宙之万古不移的定律。

 

近情的精神乃是中国文明的精华和她最好的方面。近情精神使我们的思想人性化,并且使我们不坚信自己总是对的。它的影响在于刨去我们行为的棱角,并使它调和起来。

 

人性的思想其实就是近情的思想。专讲逻辑的人永远自以为是,所以他不近人情,也是不对的;至于近情的人则常疑惑自己是错的,所以他永远是对的。

 

凡是出于情理之外的事情,我们一概称之为“不近人情”,比如某些欧洲国家,他们心中的逻辑和他们的行事实在是异常的不近人情。

 

一个西方人,他的说法只需符合健全的逻辑,他便认为已很充足。但在一个中国人,他的说法虽然在逻辑上已是很对,但他还不认为充足,还必须要让这个说法近于人情。

 

如果想把西方哲学变得近于人情,则必须先将西方逻辑变得近于人情。而近情精神是中国所能贡献给西方的一件最好的物事。

 

近情精神实在是人类文化最高的、最合理的理想,近情的人实在是最有教养的人。近情的国家将生活在和平之中,近情的夫妻能生活在快乐之中。

 

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完美无缺的,如果我们不能做一个完美的人,那就让我们做一个近情的有思想的人吧!

 

一个有思想的人,即能够接受一切优秀思想文化的传播,也能够抵制一切腐朽思想文化的侵蚀。

 

不懂得如何思想的人,既容易受外来思想文化的影响,也容易屈服于外来思想文化的认同,沦为思想的囚徒。真正的智者,是思想的主人而非奴隶。